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旅游 > 北岸旅游
文化旅游
莆禧“鲤鱼山”
时间:2015-08-25 作者: 字体:[ ] 来源: 视力保护色:

    到莆禧城观光的游人、香客,都忘不了上城东一座状如“鲤鱼”的小山——史称“鲤鱼山”,观赏周围的蓝天碧海和奇特多彩的自然景观。山虽不高,海拔约几十米,但居城内最高处。山前环抱一片宽阔的湄洲湾海域。四周有湄洲岛、东仙山和凤山等为天然屏障。属军事要地。此山在古代就享有很高的“名气”。系明军筑炮台抗倭寇之据点。抗战时期成为城内军民抗击日机轰炸的军事基地。至解放后“文革”期间,还存有炮台遗址。故所在民众也把其山叫做“城角尾、炮台顶”。但自八十年代后期至今,全部被垦为民房,现炮台踪迹无存。

     在“鲤鱼山”簏西侧有座“鲤鱼寺”。系明清时代建筑物。寺院占地面积350多平方米,构造新颖别致。两厢一佛厅,傍有“齐天府”。寺埕砖铺,寺墙石砌。历史上,该寺几经兴废,“于康熙年代重修过。”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所在民众筹资三十多万元,再次修葺一新,重显旧观。

     寺前有条通往南海的“千年古沟”。沟尾距海边不远的地方,有处日夜源源不断的小温泉。涨潮时,被淹在海底。退潮时,供人们所用。尽管老天再旱,从不停流过。因其泉水有源于沟边的龙脊山,故所在民众都叫做“龙喉水”,十分奇特。该古沟还有悠久的历史文化渊源。每年元宵节,浩浩荡荡的节日队伍,都要从沟上一座不足十米长的石桥,从西向东通过。史称是“城隍爷过沟”。而后整个队伍聚集在寺中,按传统程序举行各种活动仪式后,继续向“马路顶”挺进,极为热闹。这一文化传统,自明代开始,一直延续至今。

     沟边东侧,有个深约三米的石筑“蓄水塘”。史传是“鲤山寺风水池”。即进出的沟水必须得经过“风水池”内,让其水在池中旋转沉淀后出沟,叫做“聚财进宝”。只有这样,寺殿方能兴旺发达。据传:此池在历史上曾有两次被填成墟。其二次寺院衰落无兴,直到寺房倒塌,寺厅关闭,说是“风水”被破。解放后,在党的宗教政策影响下,地方政府和民众对上述“池塘”和寺院进行修善,并采取其保护措施后,使寺门重放光彩,不断振兴。现有尼姑6人,在寺主持释建参严谨寺规管理下,其寺院香火极其旺盛。每到佛日,远近信众济济满堂,缘金满载。

     寺内存有一块明代古石碑。碑高80公分,阔36公分,厚13公分。碑中用楷书刻有“天地君亲师”五个大字。起款刻“万历岁已卯冬彀旦立”。落款刻“正千户李世功立”。查“万历岁已卯”乃明神宗朱翊钧万历七年(1579年)距今420多年。所谓“天地君亲师”指的是当时封建社会,向人们宣扬和灌输的“五种” 应尊敬的对象。即:

“天”,指造化之神。它统治万物,主宰众生。《书泰誓》曰:“天佑下民”。没有“天”,也就没有世界的存在。所以人们第一尊敬的是“天”。

“地”,《管子形势》云:“地生养万物”。意为世间之万物,依“地”而生,靠“地”而养。没有“地”,人类无所存在。所以,“地”应受到人们的尊敬。

“君”,旧时指的是统治者。《仪礼丧服》郑玄注云:“天子,诸侯及卿大夫有地位者皆曰君”。以后,“君”大都成为皇帝的专称。因为封建社会,皇帝管理万民,故要受到人们的尊敬。

“亲”,古时泛指父母。《孟子 梁惠王上》云:“末有仁而遗其亲者也。”其中“亲”即指父母,没有父母,自然就没有“我”的存在。而今所以有“我”,“我”就必须尊敬父母。

“师”,指传授学术或技能的有识之人。韩愈《师说》云:“师所以传道授业惑者也。”也就是说:“师”能教我们生存的决窍,所以他们应当受到人们的尊敬。

     上述“五尊”具体对象,特别“书院”,即学校所在,都要用木板或石刻上“天地君亲师”五字,置于“书院”大厅正中。让每天上学的学生进行朝拜,以示尊敬和不忘。就是我们今天在推进和谐社会的“两个”文明建设中,除尊“天”敬“地”这一模糊观念外,其它“三尊”也还有现实意义的。因此,碑乃是明代遗物,故具有文物保护价值。

     至于碑中落款所示“千户李世功”其人,当是明代莆禧千户所的最高长官。但其身世因缺记载,有待进一步考证。

     此外,在“鲤山寺”城外不远的“城角尾”,有二块高约三米的山石。石状有活象“蛏冠”,拔地隆起。面对大海,并排对竖。远望其石,栩栩如生,蔚为壮观。史称“双冠蛏”,俗音“双冠天”。此石有神话传说:古代其地“鲤鱼山”有条海鲤成精,经常兴风作乱。即白天惊涛恶浪,夜间怪声嚎叫。民船被阻,百姓遭殃。天庭玉帝指派“鲤山寺”观音菩萨处治其妖。观音菩萨接旨后,施出“镇妖法宝”,把海鲤处伏于滩上。并派“海蛏将军”用锋利的“蛏壳”,夹住海鲤的尾巴,不让它再兴风作浪,祸害百姓。鲤精被夹痛的头朝大海,大叫一声“唉呀!”,嘴巴张的大大地躺在滩边,再也动弹不了。从此,大海平静,众呼民欢。此处,就是史称的莆禧“鲤鱼嘴”天然石景。

     在“鲤鱼嘴”西侧几十米处的滩边,有座山岩,岩中间有个天然洞门,高约五米。宽有两米。众称“双头滩”。即意为“两头洞口都是海滩”。每当海水涨潮时,过往的人们都得从此洞通过。历代民众对此洞的形成,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有的说是地震造成的,也有的说是被海水冲成的等等,但大多都是以神话传颂,说的是:古代八仙过海时,路过其处,停下观看海滩。李铁拐对布满海边的奇哆怪礁,赞不绝口。便挥拐一指,并连声说:“美景!美景!”话音刚落,山岩其处忽然崩塌一洞。后来,经过千万年的海水冲涮,使岩洞越来越大。成为世代民众过往的“滩门”。据传,明代戚家军痛歼倭寇时,有一支二百多人的伏兵,在夜幕降临时分,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这个“洞门”通过。并出其不意地把一股围城败逃的残倭全歼于滩头。(武文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