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妈祖文化 > 妈祖新闻
妈祖文化
妈祖封号应是以“天后”为中心词的66字
时间:2014-12-30 作者:妈祖城网 字体:[ ] 来源:|0 视力保护色:

许更生
一、妈祖封号究竟是所谓的哪64字?
刘福铸《是“垂慈笃祜”,不是“垂慈笃祐”》提出:“妈祖全部64字正确封号”,是“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福佑群生诚感咸孚显神赞顺垂慈笃祜安澜利运泽覃海宇恬波宣惠导流衍庆靖洋锡祉恩周德溥卫漕保泰振武绥疆嘉佑敷仁”(天后之神)。(摘要见《湄洲日报》2014年11月6日)
而《湄洲日报》12月11日刊发的《褒封妈祖64字封号解读》一文的“编者按”又称:“‘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福佑群生诚感咸孚显神赞顺垂慈笃祜安澜利运泽覃海宇恬波宣惠导流衍庆靖洋锡祉恩周德溥卫漕保泰振武绥疆嘉佑天后’,这64字封号高度概括并颂扬了妈祖的丰功峻德”云云。
如此前后抵牾,真叫人摸不着头脑!那么妈祖封号究竟是64个字还是66个字?
查阅《湄洲妈祖志·历代褒封》,以及“中华妈祖网”等各大网页,所载妈祖封号均为:“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福佑群生诚感咸孚显神赞顺垂慈笃佑(祜)安澜利运泽覃海宇恬波宣惠导流衍庆靖洋锡祉恩周德溥卫漕保泰振武绥疆嘉佑敷仁天后(之神)”,共计66个字。不知所谓“妈祖全部64字正确封号”其“正确”的依据何在?更不知其自诩的“正确”,经过了哪些论证?
二、妈祖封号应是以“天后”为中心词的66字
更难以理解的是,在所谓“64字正确论”中,刘福铸居然略掉了中心词“天后”二字,黄志霖却不见了“敷仁”二字。这样丢三落四的“正确论”两次出现在《湄洲日报》上,令读者感到不可思议!
据考《湄洲妈祖志·妈祖历代褒封封号》等,可知“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晋封天后”;其后乾隆二年(1737年),再次确认褒封为“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福佑群生天后”。编纂者历数康熙、乾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各朝的褒封情况时,30多次郑重其事地提及了“天后”封号。
当今无论纸质的还是网络版,所载的妈祖封号均有“天后”二字。这是因为,康熙首封、乾隆再封的“天后”,乃妈祖朝廷封号系列中最高、最神圣者也!不知刘福铸莫名其妙地放逐掉“天后”封号,依据何在?如此去“研究”博大精深的妈祖文化,是否太不认真甚至浅薄了?
为了加深印象,不妨简要回顾一下清代有关妈祖封号的重要典籍记载。
乾隆中期的1778年,林清标在修补《天妃显圣录》的基础上刊行《敕封天后志》。林清标,字弼侯,号韦亭,唐九牧六房邵州刺史林蕴的后裔,和妈祖同支。清高宗乾隆六年(1741)中举人,次年会试副榜。其父林源,清世宗雍正年间官太仆寺卿。其长子林霈,清高宗乾隆三十五年(1770)中举人,官台湾府凤山县教谕。林清标当时身为“泉州府惠安县儒学教谕”。他尊称妈祖“吾宗祖姑天后”,“天后乃标本支”。如若“天后”不是当时妈祖的最高封号,林清标敢这样用天后作为志书名吗?
请听听中国中央电视台第4套(中文国际频道)、第9套(记录频道)“方志中国”栏目等权威主流媒体对《敕封天后志》的评价吧:“林清标在考察搜集妈祖的生平事迹后,编撰了《天后志上·下》两卷,上呈朝廷,经朝廷敕封,得名《敕封天后志》。志书包括了妈祖的生平事迹、神迹传说、历代皇帝敕封等内容,不仅让台湾民众全面认识了妈祖——林默,也成为今天了解妈祖文化最权威的文献。”这样评价《敕封天后志》者,是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山东大学博士生导师、中国民俗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叶涛。
更何况,《敕封天后志》成书刊行年代,正值清代“文字狱”最严重、最残酷之巅峰时期。据史学家统计,整个清朝文字狱大案一百六十多起,几乎一年半一次;乾隆(1735—1795年)时先后发生文字狱100多起,尤其集中于乾隆中期,是三朝之中文网最密、文祸最多的时期,占80%。到处都充斥着以文肇祸的恐怖气氛,当时笔杆子悬乎着头颅,一不小心就会被处死,不能有任何疏忽与闪失。请问:林清标敢贸然用非朝廷封号的“天后”作为志书名吗?
林鸿年(1804-1886),字勿村,侯官(今福州)人,清嘉庆九年(1804),道光十六年状元及第,是福建省清朝时期的第一个状元,也是莆田第一位入二十四史的著名人物,莆田著名孝子林攒后裔。道光十八年(1838),林鸿年奉旨为册封琉球国王正使,赐一品服。他回乡后为福州汀洲州会馆天后宫书写屏风(全部正楷大字)。其中多次提及妈祖之“天后”封号。
同治四年(1865),赵新作为清代最后一位正使册封琉球,归国之后撰写《使琉球国志略》。现存有光绪八年即1882年福州黄楼木刻版文集。《使琉球国志略》中,《道光十八年谕祭天后文(二道)》和《同治五年谕祭天后文(二道)》,4次涉及妈祖的“天后”封号——连标题都是“谕祭天后文”!这位钦差大臣宣读的礼部拟定的封号为“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福佑群生诚感咸孚显神赞顺垂慈笃佑安澜利运泽覃海宇恬波宣惠导流衍庆靖洋锡祉恩周德溥卫漕保泰振武绥疆天后”,已经长达62字(未包括其后同治十一年加封的“嘉佑”、光绪元年加封的“敷仁”)。赵新(1802-1876年),侯官县人。咸丰二年进士,清重臣、大儒梁章钜的女婿。后授翰林院检讨、历充国史馆总撰、日讲起居注、文渊阁校理、考官等。
光绪十四年(1888),福建著名文史家杨浚在《湄洲屿志略·封号》(清光绪十四年木刻版,福建师大图书馆藏书)中记载:“康熙二十三年,钦差礼部赍御书香帛祭告,特封‘护国庇民昭灵显应仁慈天后’。”杨浚还特地注明“封天后自此始”;“乾隆二十二年,加封‘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福佑群生诚感咸孚天后”;“嘉庆五年,加封‘护国庇民……垂慈笃佑天后圣母元君”
再说,“敷仁”封号,乃光绪元年加封,也是不能随意删除的吧?
总之,无论是“天后”还是“敷仁”,都是今人不能随心所欲更改、否认的封号;因此,妈祖的历代朝廷完整封号应当是66个字,而非所谓的64字——
“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福佑群生诚感咸孚显神赞顺垂慈笃佑安澜利运泽覃海宇恬波宣惠导流衍庆靖洋锡祉恩周德溥卫漕保泰振武绥疆嘉佑敷仁天后(之神)”。
三、圣贤封号没有重复字吗?
刘福铸《是“垂慈笃祜”,不是“垂慈笃祐”》还提出所谓封号“没有重复字”的“定例”来,宣称“妈祖64字全部封号中,是没有重复字的,它符合古代封号的定例。”“‘垂慈笃祜’之前妈祖已有‘福佑群生’封号,……这里再用‘祐(佑)’就显得重复了。”
然而,就在作者自己引述的所谓“妈祖全部64字正确封号”中,“福佑”“嘉佑”、“弘仁”“敷仁”,其“仁”“佑”二字,不是已经重复了吗?这不是出尔反尔、自相矛盾吗?
再说,何以见得封号就不能重复用字?福建另一位几乎与妈祖齐名的女神陈靖姑,历代朝廷20多次褒封之,如唐昭宗封的“护国临水夫人”,宋太宗封的“顺懿夫人”,清咸丰帝封她“顺天圣母”,还有“天仙圣母”、“通天圣母”“太乙仙姑”等等,其中不是也有多个重字吗?重复就是强调嘛——不是有一种修辞格就叫“反复”吗?通过封号反复赞颂妈祖的“仁爱”与“保佑”有何不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