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北岸开发区 > 北岸旅游
北岸开发区
贤良港这方水土
时间:2011-05-16 作者:妈祖城网 字体:[ ] 来源:|3 视力保护色:

   盛夏的一个周末,驾车去贤良港天后祖祠拜谒妈祖。
  一路上骄阳似火,尽管车内空调开到最大,也难吹去暑天的闷热。一到贤良港,下了车,仿佛就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凉爽的海风一阵阵吹来,暑热尽消,顿觉身心清爽宁静。贤良港天后祖祠董事长林自第笑意盈盈拿着黄色遮阳帽迎了上来。
  走进方砖铺就的祖祠大殿,分立两侧的是妈祖降伏的仆从千里眼与顺风耳,让人立刻有了庄严与肃穆之感;中央安坐着一尊据说是宋代“异人”之手留下的木雕妈祖神像,一千多年过去了,依然神采奕奕 。据说文革期间,村里一个老婆婆冒着生命危险把神像偷偷藏到阁楼里而幸免于焚。神像前摆着四尊从台湾请来的黑面妈祖,有信众告诉我们黑面是因为妈祖常年在海上巡逻,脸被晒黑了。祖祠里存有“历朝褒封徽号”、 “重建天后祖祠记”、《敇封天后志》 、“春秋致祭”碑等文物。
  贤良港尚存一段宋代古码头,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古码头边上有两座宫,一座叫灵慈东宫,一座叫灵慈西宫,据说也有千年历史。古码头附近有两口古井,一口是宋代,一口据说是唐代的,都叫八卦井,细看果然井沿四面石上刻着卦痕,和那口著名的“妈祖受符井”一样,均是下圆上方,井沿石隼相扣,流露着岁月的悠远。
  灵慈东宫旁有一个梳着妈祖髻穿蓝布衫的老婆婆在晒黄豆,黄豆粒粒饱满金黄。我们朝她点点头,她立刻站起来,掸掸身上的灰尘,目送我们走进了东宫。宫里除了供奉妈祖神像,还供奉着另一尊神,那神一手握着毛笔,粗犷里透着儒雅,自有一股武将的雄风。
  灵慈西宫的建筑和东宫基本一样,吸引我们的是两宫之间现存的几百米长的古码头。十分遗憾的是,当地人填海造屋,古码头部分已被掩埋,但从一些祼露出的古石级和古系缆石,依稀可见当年商船云集的繁华热闹。
  妈祖故居是一座宋式殿堂宅第,坐北朝南,傍山面海,共有三进,有东西长廊。走进故居,就仿佛走进了妈祖许多美丽的传说。织布房里一架古老的织布机,旁边有一筐麻线团,机上正织着半张布,少女林默仿佛正伏在织布机做“伏机救亲”的睡梦。紧靠织布房的是妈祖的济世房,一张色泽暗红的四仙桌靠墙壁摆放,桌上放着两个带抽屉的木柜,抽屉上写着“田七、当归、川芎”等中药名,桌上一个笔筒,里面插着几把毛笔,笔筒旁是一方端砚,一时疑心林默娘正坐在椅子上给人把脉诊病……
  传说中妈祖是一位降临人间的神灵,诞生时山崩地裂。《敇封天后志》记载,她是晋安郡王林禄的二十二世孙女,唐时“九牧林”林蕴的第八世孙女,宋时海上都巡官林惟慤的第六女。在这种家庭背景下,林默娘在这里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光。故居的后山就是她的天堂,她喜欢光着脚丫在草地上蹦来跳去,喜欢在雨后的山上奔跑,脚踩湿软的紫土,头顶雨水刚洗过的蓝天,满山的相思树花黄灿灿开得格外浓烈,蝴蝶围着她飞,鸟儿绕着她鸣……
今天,林姓后裔在这座山顶上,矗立起一尊端庄威仪的妈祖石雕像。站在神像前,极目远眺,只见翠绿的山峦之下,正前方海面有闻名的“三炷香”礁石,左边海面上(当地人称大门口)一礁石状似只卧着的雄狮,右边海面上一礁石似支着耳朵而立的天狗,一湾秀丽的贤良港湾静静地流淌其间。此时正是正午时分,天空蓝得纯洁,阳光照在神像前的沙地上,就象在沙地上撒了一把碎金。细看沙地上的一块块小石头,和别处不一样,金光闪闪。
  我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贤良港这方水土不但孕育了美丽的自然环境,还孕育着神奇的传说,孕育着厚重的妈祖文化。妈祖留下的不仅仅是神话传说,还有遍布全球的文化遗迹。每一天,来这里拜谒的人不仅被妈祖神奇而美丽的传说所感动,还被浓浓的妈祖文化氛围所包容。(张枫丹)